押注游戏app

感叹:苏轼《南乡子·送述古》之亦兄亦友的情谊|百家故事

Posted by admin

熙宁七年(1074)七月,在杭州临平镇,我们的大文豪苏轼与陈襄作别后,心情无限惆怅。

直至看不到对方的人影,才郁郁回归来时路。想起送你的途中,你不忍我一再送别,行到临平镇你驻足不前,并且一再催促:回吧!回吧!可我却难舍你的脚步,望着你的面容,在你的叮咛里送了一程又一程。

原谅我的不敬。私底下,我把你当做我的兄长,有时喝酒戏谑,叫你兄长,你也毫不在意。

脚踏临平镇,这里有你的踪迹。直到回头不见城中的人影,一片孤寂袭来。今当远离,我们执手重踏临平之地,望着以前游玩的临平高山,你怕我难过,说起了当时登塔的乐趣。可我心中想的是,这一别,我们何日能再相聚。

兄台,你走后,那临平山上亭亭伫立的高塔似乎在翘首西望,似不忍郡守你的调离。

两年的任职,我们成了忘年交。你是我的上司,可你没有任何居高之意。我们在一起谈诗文、抨时政,诉说心中愁绪。把酒言欢,却都在担心京城王安石的变法,是否适合当今局势,可我们终究人单力薄,直言上谏却被排挤。

天好时,我们游览当地名山,领略杭州西湖的美丽。吟诗、唱歌,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可是,一切都那么不尽人意,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你收到调离,虽情谊难舍,但个人情怀暂且不提。你我始终心怀抱负,于国于君,忠诚和爱国高于一切,毫不犹豫的你独自远去。

望着来时路,一草一景,和那高高的临平山,无语话凄凉。两年前,你来杭州走马上任,我去迎的你;如今,我送你归去。一样的路、不一样的心情,再看四周景色,一切都失去了原有的模样。山无言,水无语,那高高的塔也似矮了身躯。原来你在我们心中活成了一束光,你不在,一切都黯然失色、了无生机。

你年长我20岁,又是我的上司,可有时感觉你和我没有距离。你没有把我当成你的下属,我们互相欣赏对方的才情,你似父似兄的包容,让远离朝政和故乡的我,找到一丝慰藉。你没有高高在上的威严,你的亲和、宽厚、善良,让我心有所属。

两年的相处,我们彼此深深了解,我们时常深夜畅怀。高兴了,击鼓而歌,烦闷时,出游登山。只有在高山之巅,我们的心是开阔的,好似能包罗万象。你吟、我唱,相似一笑的默契,一切尽在不言中。

归途中,天上下起了细雨,难道它也知道我心中的凄清,没有你的日子,四周一片孤寂。那晚风,也在为你我的分离,唱着一首忧伤的歌。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眠,现在不过是秋季,怎么今晚的夜如此漫长,盖着被却遍地生寒,轻轻抚摸着这被、这衣,就连枕头都不似昨日温暖,我这是怎么了?

闭着眼想让梦带我去找你,可辗转反侧,难以成眠,和你在一起的种种过往,一幕幕似在眼前。

你可曾记得,公余时间,你经常邀我一起出游、赏花、宴饮、吟诗, 我们唱和的诗词达二十首之多。

你记得吗?熙宁五年(1072年)九月,中和堂木芙蓉盛开, 我们一同去观赏。看到漂亮的花朵,我们开心的像个孩子,各自赋诗一首,互诉心意。

熙宁六年(1073)正月二十一日,你写了《和苏子瞻通判在告中闻余出郊以诗见寄》一诗,邀请病后的我去城外寻春,你的温暖和殷勤探看,让我心情大好,病也不治而愈。你像一剂良药,让我如沐春风,和你在一起,此生难忘记!

时值有人送了官沽酒给你,我就请求你带酒饮于西湖之上。说真的,我嗜酒,而你又那么放纵我的任性,带酒而去,那一天,我们喝酒、赏景、吟诗作乐,如醉如痴,似疯似颠,你可记得?

熙宁六年(1073年)夏天的一天,我们和朋友在西湖游宴,开始天气晴朗,阳光照射到湖面,水波闪动,非常好看。不久天色转阴,下起雨来,雨雾迷漫,山色朦胧,又别有一番情趣。我即兴作诗一首:

没想到,这首诗,你非常喜欢,时常拿来与我吟诵,来往的友人你都说与人听,渐渐的这首诗,被广为传诵。大家对我的喜爱更添一层。兄台,谢谢你!

我们就这样以诗为友,以文会友。在杭州的两年,每天的公务处理后,与你聊天也是一件赏心乐事。

记得当年四月,吉祥寺牡丹花将落,我赋诗一首。你听说后第二天,拉着我前去观赏,你对花草的热爱,对新事物的接纳,让我由衷敬佩。你的洒脱,你的天真,有时真的像个孩子。我们气味相投,执着政治,虽被流放于此,但和你在一起无忧无虑。你的博学,你的才气,时刻缩小着我们的距离。

寄情于山水,与文字追逐,彼此的热爱,让我们走的更近,细细想来,我们有许许多多共同的经历。

望湖楼、孤山寺、涌金门都曾留下我们的足迹。这一切的一切,你可曾忘记,我和你的点点滴滴,如这连绵的秋雨悠长而多情。

这样想着,连梦都难以做成。看窗外,雨不知何时已停,远处一缕灯火透进,斜打在我的身处,如豆的灯光发出微弱的荧荧光芒。这样的雨夜,让我对你的依恋更甚,人生象醇酒,有时浓烈有时薄,多情岁月滴滴在心头。想起你我在一起的诗词酬唱,那样的亲密无间,亦兄亦友的情谊,令人唏嘘。

你走了,往后的日子谁与我放逐山林,笑看白云。过往的欢乐,又一次向我袭来,诸多情怀不开,向谁诉说?

想着想着,不觉脖子间凉意更甚,伸出手擦拭,不知何时泪水浸湿了枕边。夜正长,寒无边,我在这里想你,远行的你,可否想起我?

实在睡不着,披衣起身,望向外面的一地清辉,星星眨着眼,月亮何时西移?我又一次想到了你。

一阵风悄然吹过,摇晃的烛光也似为我悲伤,一种无力感涌遍全身。随手拿起笔,静静的让心沉淀,纸短情长,未语泪先流。打起精神让思念倾注于笔端,和你互诉情意……

回首乱山横,不见居人只见城。谁似临平山上塔,亭亭,迎客西来送客行。归路晚风清,一枕初寒梦不成。今夜残灯斜照处,荧荧,秋雨晴时泪不晴。苏轼于熙宁七年(1074)七月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