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注游戏app

150万契丹人一夕之间消失专家收到一封信件终于揭开谜团

Posted by admin

1922年,比利时传教士克尔文,在我国内蒙古的一座被扫荡一空的古墓中发现了一块石碑。上面刻满了谁也看不懂的符号,公布于众后在学术界引起了轰动。据专家考证,石碑上的符号很可能是那个曾经不可一世,又神秘消失的民族——契丹族,所创立的文字。

在十二、十三世纪的时候,从中亚到西欧的数十个国家都把古代中国叫做契丹。在他们眼里呢,契丹就是古代中国的统治者,对契丹都十分向往。据说当初哥伦布之所以出海,就是想去寻找传说中的契丹。

如今除了《天龙八部》里的萧峰,我们很少能听到有关“契丹”的消失。在56个民族中也没有专属于契丹人的民族。

那么曾经的契丹族人哪去了?当初一个不起眼的游牧民族为何会让大宋朝卑躬屈膝?

实际上,宋朝虽然地大物博,根基很深,但对于契丹人建立的辽国,不能说是忌惮,而是一直都怕得要死。

有一次辽国攻打宋朝,大将军萧挞凛一路南下,直接打到了黄河边。眼看攻城大战在即,城墙上的宋军,趁萧挞凛巡视战场,用床弩偷袭,直接爆了他的头。灵魂核心没了,辽军士气大伤,谁输谁赢已经很明显了,但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

还有更离谱的,盟约签订之后,宋真宗为了讨好辽国,还下了道圣旨,将所有带“戎“、“虏”字样的地名全改了。

为什么大宋王朝偌大一个国家对战一个小小的游牧民族,赢了还卑躬屈膝签下了不平等条约?原因还得从高梁河之战说起。

当时宋朝的皇帝是宋太宗,为了从辽国手中夺取幽州,御驾亲征,在高粱河和辽军大干了一场。辽国皇帝一听幽州被围,立马就派精骑增援。援军分成两路与幽州守军,形成了三面合围,阻击宋军。

宋军哪里见过这等场面,顿时阵脚大乱,惨遭失败,死难将士的鲜血染红了高粱河,没多久宋军就被打没了,堂堂一朝天子宋太宗最后坐着驴车落荒而逃。宋太宗暗暗发誓,一定要找回场子。

后来,宋太宗一次次出兵北伐,宋辽两军厮杀数百场,宋朝败多胜少,就连杨家将第一人杨业,也被契丹人虏走,在敌方营帐内绝食而亡。宋太宗和儿子宋真宗屡屡受挫,最后就有了心魔——契丹人是不可战胜的。

这才有了后来的“澶渊之盟”,宋真宗认为澶洲之战能赢纯属侥幸。大将军萧挞凛被杀有可能引来辽国的疯狂报复。如果宋朝被灭了,自己的皇位就保不住了,所以主动低头求和,签下了战胜国的屈辱和约。

有了宋朝每年提供的十万两银子,还不用打仗,辽国很快就进入了鼎盛期,人口从最初的几千人就发展到了数百万人。领土占据了古代中国的半壁江山,北到外兴安岭、贝加尔湖,东临库页岛,西跨阿尔泰山,南抵河北和山西北部,可谓是气壮山河。

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国发展成了叱咤风云的强国,契丹族顿时声名远扬,成为了当时欧洲不少国家眼中的超级强国。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不可思议的传奇大国,最后不但被他手下的女真部落给灭了,所有的契丹人还在一夜之间集体消失,下落不明。

众所周知,契丹人从小长在马背上,特别擅长骑马打猎,还喜欢养猎鹰。辽代的最后一个皇帝天祚帝,特别喜欢一种叫做海东青的鹰隼,认为它是草原王者的象征,但海东青却是女真族的神鸟。

他三番两次派遣使者到女真部落去索要海东青。要人家部落的圣物也就算了,没想要鸟的使者,个个都极为荒唐,一到女真部落,看到了漂亮的姑娘,也不管人家结没结婚,也不管人家什么身份,更不管人家愿不愿意,就强行谈恋爱。

草原上的女真人,个个都是义薄云天的主,想着又送鸟又上贡的,最后被人家骑到了头上,便暗下决心,一定要灭了辽国。他们苦练精兵,不久便建立了金国。金国皇帝完颜阿古打是一个深谙权谋的主,他知道要打败辽国不能硬碰硬,便暗中与宋朝结成了同盟。

另一边,当时的辽国皇帝天祚帝,与完颜阿骨打得相比,完全是一个地上一个天上。整天不务正业,吃喝玩乐不说,连国家大事也完全不上心。用现在的话来说,典型的扶不起的阿斗。他明知金兵造反却照样鼓瑟吹笙寻欢作乐。直到金兵接连拿下了辽国的好几个城池,天祚帝才突然意识必须管管了。

然而大辽王朝早没了先前的模样,皇上行事荒唐,臣属心怀叵测。金兵造反之后,大臣们就怂恿天祚帝:“皇上您可是真龙天子,只要御驾亲征到前线上走一遭,乱臣贼子定会不战而败。”

天祚帝从小生活在温室,哪见过战争的真面目,所以别人一吹彩虹屁,他就上阵杀敌了。为了彰显气势,天祚帝整整带了70万兵马去对付金国区区2万人。按理说,35个人打1人,天祚帝再无能,这仗他也稳赢,结果他真就败了,还败得一塌糊涂。

原来,天祚帝刚到战场,后院就传来消息:“皇上不好了,有乱臣谋反啦,已经建立了另一个大辽政权。”天祚帝听到这个消息立刻慌了神,也顾不上和金朝作战了,一心只想从前线撤回来,平叛耶律章奴的叛军。

金军见70万大军竟然跑了,对它们穷追猛打,越追越勇猛,趁机涌入大辽一击而溃。辉煌了200多年的大辽王朝就因为窝里斗,被手下部落2万兵马轻轻松松地给灭了。

但说起来这还算不上什么,最诡异的是,辽国被灭以后,剩下的150万契丹人也在一夕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由于契丹人盛极一时,数百年来,国内外有不少学者一直在寻找契丹文化,但穷极一生都没有找到半点踪迹,直到古墓中那块墓碑的出现。不少专家听说找到了刻有契丹文字的石碑都是喜出望外,却没有想到契丹文字成了比甲骨文还要难解的谜团。

早在辽国建立之初,契丹人就发明了自己独有的文字,但是随着辽国被灭,契丹文字也失传了。

换句话说,契丹文字成了天书,没人看得懂,所以契丹族失踪谜团迄今为止,还是无解。

不过,专家们想到了另外一种解题方法:改朝换代的故事在历史上演了一遍又一遍了,但是一个国家灭亡了,文化风俗可能会有所延续。通过这一点能不能找到契丹族的踪迹呢?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刘凤翥,毕生最大的心愿就是找到契丹的后裔,解开契丹族失踪之谜。他花了大半辈子的心血研究契丹文化,还仔细比较了现在各个少数民族的民俗文化,可遗憾的是并没有发现什么契丹的痕迹。

刘凤翥查阅了金国的史料发现,金国人对辽国恨之入骨,打败辽国之后就下令,对反抗者格杀勿论。史书中仅记载过的一次“大灭杀”就持续了整整一个多月。当时的契丹人人人自危,为了活下来不得不放弃自己原有的文化,偷偷摸摸的生活。刘凤翥经过多年的研究,推测出了契丹人的几种可能性:

(1)一部分契丹士兵死在战场上,另一部分归顺了金国,最后被当成炮灰,随着金国东征西讨,散落在各地。

(2)一部分契丹人,在辽国灭亡之后,留在了故地,也就是现在内蒙古赤峰市,通辽市一带。但是受到金国的压迫,便放弃原有的文化,经过数百年的历史变迁,渐渐忘了自己的祖源,和其他民族彻底融合在了一起。

(3)一部分契丹王室的追随者和一些居住在辽国南部的契丹人,侥幸存活了下来。但是为了复辽,投靠在蒙古人的旗下,但最后也不了了之。

不过,想要找到契丹人的后裔,还有一种可能。刘凤翥研究发现,契丹人被金朝灭亡后,有一部分契丹人被耶律大石带着往西边跑了,建立了西辽。西辽曾“回光返照”,还打退了欧洲那边的入侵,可谓是声名赫赫,但后来还是被蒙古人灭了,最后的契丹人也消失了。

刘凤翥研究了大半辈子一无所获,直到他接到了一封神秘的信件,上面写着:“我们可能是契丹族消失的后裔!”

这封信的主人名叫敖拉·丘志德,来自一个叫“达斡尔”的少数民族,达斡尔的意思是“原来的故乡”,族人主要分布在在呼伦贝尔大草原的深处。

达斡尔族不仅神秘,还十分古怪。他们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从哪来,也没有自己的文字。祖辈传承下来的信息只有我们是草原上的一个游牧民族,几百年前来到了嫩江边上,然后定居了下来。不过,在当地一直流传着一个数百年的传说。

相传在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的某个地方,有一种像长城一样的建筑,被称为“边堡”。当初他们的祖先就是为了建造“边堡”来到了这里,后来就没有回去过。

有一些资料记载,契丹人曾在这里建造过防御工事,目的是为了抵御金国的入侵。如果传说是真的,那么达斡尔人很有可能是契丹族的后裔。

为了解开这个谜团,刘凤翥来到了达斡尔人生活的地方,进行了为期十多天的实地考察,仔细对比研究了契丹族和达斡尔族的生活、文化、建筑等内容,希望从中寻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在考察的时候,刘凤翥无意中结识了一位剪纸艺人。他发现纸人的服饰和契丹族早先的服饰十分相像,介于契丹服饰和蒙古服饰之间。由于西辽是被蒙古人消灭的,最后可能有不少契丹人融入蒙古人当中,所以留存下来的契丹人,服饰上有几分蒙古特征也不足为奇。

此外,达斡尔人一直流传着一种独特的运动——曲棍球。当地的人都十分喜欢曲棍球,几乎把他当成了一项民族运动。此前不少史学家推测,亚洲的曲棍球其实就是契丹人发明的。刘凤翥在研究契丹文化时也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契丹人训练士兵中有很重要的一项就是打曲棍球,而达斡尔人的曲棍球文化也是自古传承下来的。因此,曲棍球也能说明达斡尔人可能是契丹族的后裔。

80年代中期,分子考古学为破解“契丹人消失之谜”带来了一丝希望。为了证明达斡尔人就是契丹后裔,刘凤翥决定作“DNA鉴定”,跟亲子鉴定相似。

1981年,内蒙古乌兰察布曾出土了一具十分诡异的千年女尸。她脸上带着十分精致的黄金面具,尸身保存得非常完好,被大家称为“黄金面具睡美人”。后来经专家们验证,她正是千年前的契丹人。

刘凤翥切取了女尸手腕上的一块骨头,提取了其中的DNA。专家们又从不同的契丹人古墓中提取了头骨、牙齿等六个DNA样本。然而,对比古契丹人的DNA样本,从中挑选出了独属于契丹人的DNA片段。

刘凤翥又选取了30个血统最纯正的达斡尔族少年,提取了他们体内的DNA,然后与契丹人的特异DNA片段进行比对。结果发现达斡尔人的DNA的确和契丹人极为相似,但是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地方。

专家表示,达斡尔人就是契丹人的后裔,但是他们也不是绝对意义上的契丹人,而“边堡”的传说应该线多年前,一群契丹人为了修建“边堡”来到了嫩江边,看着这里山清水秀就住了下来。后来,他们一直保持着和外族通婚的习惯,契丹人的血统和服饰、文化逐渐被弱化。

90年代初,专家也在云南发现了契丹人后裔。起初他们发现云南的一些古墓墓志铭中出现了契丹文字。后来,专家在附近村落调查后发现这里有很多人的风俗习惯与契丹人极为相似。此外,虽然这些人分布在汉族、彝族、佤族、傣族等多个民族之中,但他们都将自己称之为“本人”。

经过DNA验证,“本人”就是契丹人的后裔。专家研究发现,“本人”的祖先有可能是跟随忽必烈南征的契丹人后代。虽然他们改掉了自己原有的姓氏,融入到其他民族之中,但依旧通过口口相传的方式,将契丹族的部分文化延续了下来。

或许在我国其他地方,甚至是中亚,还散落着一些契丹族的后裔,他们可能依旧延续着一些祖先传承下来的风俗习惯,但已经很难从他们身上看到昔日王朝的影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